[第一时间]春晚演员基本就位 节目总体定型

吴敬琏为什么反对“不惜代价发展芯片产业”?
2018-07-23 00:11 新浪财经综合
陈学冬身穿雅致正装,佩戴天梭杜鲁尔系列全新腕表抵达天梭表展台,这也是他于巴塞尔表展的首次现身。

  吴敬琏为什么反对“不惜代价发展芯片产业”?

  来源: 刘胜军微财经

  政府要对市场抱有敬畏之心。

  【本号“美国科技强大的全部秘密”一文引发刷屏,也引发微友们激烈讨论。赞同笔者观点者居多,反对者的主要论据是:美国在国际上不讲“契约精神”,从当年的武力侵略到退出 TPP 和《巴黎全球气候公约》,皆为例证。

  我的回应很简单:美国科技强大,不是因为美国在国际上讲契约精神,而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国内对美国的企业、民众讲契约精神。我们要学习的正是后者而非前者。听明白了吗?

  1 中力量办大事?

  兴休克,全民总动员。不仅如此,美国又磨刀霍霍向华为……让人想起国歌那句词: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……

  围绕中兴通讯的激烈讨论,激发了强烈的社会危机感,这是好事。但对于如何摆脱危机,不仅缺乏共识,反而引发了无数口水战。

  经济学家吴敬琏的一席话再度把争论推向高潮。4 月 22 日吴敬琏表示:

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,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这种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,就是用更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,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“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”。

  标题党请注意,吴老反对的不是发展芯片产业,而是“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”。众所周知,“不惜一切代价”通常意味着政府砸钱。为什么吴敬琏反对政府砸钱呢?他说:

芯片问题其实政府是非常重视的,问题似乎并不在于给钱没有给钱,三年前建立的半导体芯片基金规模是 4000 亿,像清华大学紫光一个收购动作也是想在芯片发展上建立丰功伟绩的,但是效果并不好,有许多深层问题需要进行讨论

  但吴老对砸钱效果不好的“深层次问题”并未展开。

  2、中力量办大事?

  中力量办大事,是中国体制的重要特色,也取得过很多成就,最具代表性的是:原子弹、航空航天、高铁、大飞机、三峡工程。

因此,“砸钱搞芯片”似乎是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选择。

  因此,“砸钱搞芯片”似乎是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选择。

  其实不然。芯片与以原子弹为代表的“国家工程”的区别在于:

  ? 原子弹是一个确定的目标,而芯片是一个快速变化的目标。根据英特尔创始人之一的摩尔(Gordon Moore)提出来的摩尔定律:当价格不变时,集成电路(芯片)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,约每隔 18 - 24 个月便会增加一倍,性能也将提升一倍。

  ? 原子弹的客户需求是固定的(国家是唯一的客户),而芯片的客户需求是多元的、多变的,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定位的客户对芯片的需求自然不同。例如,英特尔宣布退出智能手机芯片市场,组建专门的事业部来从事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研发,随需而变是一流企业的关键能力。2017 年 3 月,英特尔收购 Mobileye,希望抢占 “算法+芯片”的 AI 赛道。

  ? 开发原子弹没有市场竞争,而芯片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。在芯片领域,英特尔的领导者地位就不断受到 AMD 和英伟达的挑战和威胁。例如在比特币引发的挖矿潮中,AMD 就成为最为受益的芯片厂商。挖矿者为绘图芯片的销售做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游戏。

  ? 原子弹没有专利保护,而芯片领域存在严格的专利保护。 2009 年,英特尔与 AMD 结束长达 22 年的反垄断、专利司法纠纷,宣布和解:英特尔向 AMD 支付 12.5 亿美元。

  可见,原子弹这类国家工程主要是依靠的大规模投入和时间,这也是为何巴基斯坦、伊朗、朝鲜这样的小国也要凑热闹搞核武器的诱惑所在。

  芯片需要的不仅是投入,更是对技术变化、客户需求、未来趋势的把握,这不是“砸钱”就能突破的。在芯片领域的持续创新,只能靠市场机制和企业家精神

  3、民间风投vs政府基金

  要实现“中国芯”的突破,关键不是政府砸钱,而是风险投资的市场化机制。原因很简单,只有风投才能投出企业家精神

  芯片需求是巨大的,这应该是一个对风投充满吸引力的投资领域:中国消费了全球 59% 的芯片。2017 年国内集成电路进口价值为 2601 亿美元,超越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。

  但是风投也有自己的苦衷。投过饿了么滴滴、ofo 的“独角兽捕手”朱啸虎说:

怎么办?

  怎么办?

  出路是“风投与政府”的联合,这一经验被誉为是以色列创新的法宝之一:

  ? 民间风投负责投资决策,确保市场化选择。

  ? 政府基金垫后,与民间风投联合投资。

  2015 年以色列组团来华招商,创设了专门针对中国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保护机制:若风险投资失败,中国投资者可享受投资资本 10% - 15% 的损失补偿。随后,阿里以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向以色列 JVP 基金投资数千万美元。

  中国政府“不差钱”:此前成立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,一期募资 1387 亿元,市场预计二期规模有望达到 2000 亿元;至 2017 年,各地政府共同宣布成立约 5000 亿人民币的半导体基金。

  但是,这些政府资金要取得好的效果,必须保持“对市场的敬畏之心”:

  ? 投资项目的选择,应该由民间风投而非政府基金“说了算”,这是最重要的一点。

  ? 民间风投基金,既要分享投资成功的收益,也要承担投资失败的风险。政府基金可以“部分补偿”民间风投所承担的风险,但绝不可以“过度慷慨”,否则民间风投就会变成“只拿好处不担风险”,导致激励扭曲。

  ? 政府基金要容忍亏损和失败,抛弃“国有资产保值增值”的僵化考核

  4、砸钱 vs 砸体制

  砸钱更重要的是砸出机制

  中国的科技短板不仅仅是芯片,科技创新一日千里,没有人能预见什么技术是下一个“芯片级的大国重器”只有“企业家精神”的繁荣才能实现面向未来的创新。为此,政府应该:

  ? 加快行政审批权改革,给创业提供更多自由空间。

  ? 加快 IPO 注册制改革,让风投和创业企业能有更好的退出机制。

  ? 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教育“去行政化”,从娃娃做起。

  ? 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,提高创业和创新激励。

  ? 落实“依法治国”,有恒产者有恒心。

责任编辑:李锋

风投 芯片 原子弹 吴敬琏

热门推荐

收起
新浪财经公众号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

Array
Array

股市直播

  • 图文直播间
  • 视频直播间